寻找最早“中轴线”,邺城考古的“幸运”与未解之谜

发布时间:2024-02-21 18:43:06 来源: sp20240221

   中新社 邯郸12月7日电 题:寻找最早“中轴线”,邺城考古的“幸运”与未解之谜

  作者 牛琳 王天译

  “这里开始出现中国古代都城的中轴线。”邺城考古队首任队长、88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光冀近日接受 中新社 采访时表示。自1983年邺城遗址系统考古开启,40年来,这座“中轴对称”的肇始之都渐露真容,既有“幸运”的收获,亦有待解之谜。

邺城周边遗迹示意图。(邺城考古队供图)

  沉睡的“六朝古都”

  临漳(河北省邯郸市下辖县)古称“邺”,从公元204年到公元577年,邺城曾先后作为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之曹魏、后赵、冉魏、前燕、东魏、北齐六朝都城,长达370余年之久。

  “邺城的国都地位与南京比肩,两者同为‘三国故地、六朝古都’。南京是‘南六朝’,邺城是‘北六朝’,两者均未实现全国范围的大一统,但都历经多个割据王朝。”谈及邺城的历史地位,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、邺城考古队负责人何利群这样解读。

2018年11月25日,邺南城宫城区206号大殿出土莲花覆盆檐础。(邺城考古队供图)

  考古学者们注意到,从长安到洛阳,中国都城发展过程中有很多缺环:城市怎么从规律性不强变成有中轴线?怎么从一重或两重城圈变成宫城、皇城、外郭城三重城圈?什么时候开始按功能进行分区?棋盘格状的里坊结构是如何发展起来的?

  “邺城‘上承秦汉、下启隋唐’,邺城考古的重要任务之一,就是要把缺环弥补起来,建立和完善中国中古时期的都城发展序列。”何利群道。

  徐光冀则指出,从国际上来讲,日本学者也在研究其都城制度的起源,一种普遍观点是,日本都城中,藤原京、平城京(奈良)、平安京(京都)等都是模仿中国隋唐长安城建造。但隋唐长安城与汉长安城相比有很多不同,因此也有日本学者认为,这种城市布局或许源自邺城也未可知。

  这一切,都有待从邺城遗址找到答案。

  “幸运”的邺城考古

  “考古是需要‘运气’的,但这种‘运气’是建立在几代人不断积累的基础之上。”何利群说,都城考古没有那种“金碧辉煌”,但相较于其它默默发掘了几十年的大型都城而言,邺城考古无疑是“幸运”的。

  徐光冀是“六朝古都”重见天日的关键人物,也是邺城考古的“奠基人”。徐光冀他们发现,虽然此前中轴对称的建筑和建筑群很多,但邺城的不同之处在于,这里开始出现中国古代都城的中轴线,这条中轴线上的建筑具有唯一性、礼仪性、等级性,它是最高等级的、封建礼仪的象征。最终确认了曹魏邺城单一宫城、中轴对称、功能分区规整有序的城市布局。

邺城平面布局与中轴线示意图。(邺城考古队供图)

  “邺城是中国城市发展史上第一座‘中轴对称’的大型都城。”对此,何利群表示,曹魏邺城之后的都城营建,继承了邺城中轴对称以及单一宫城、按功能进行分区这三大特点,它们一脉相承,最后凝结成隋唐长安城。

  “隋唐长安城堪称中古时期中国都城建设集大成者,其布局影响了整个东亚地区的古代都城建设。从北宋的东京城到元大都、明清北京城,都是在隋唐长安城基础上不断发展演变,日本、韩国的都城建设也受到强烈影响。”何利群说。

  “还要再做一百年”

  “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外郭城在哪。其实外郭城东西南北的大概位置已经推断出来了,但是找不到城墙。”邺城考古队第二任队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岩石说,考古学是一门实证科学,推测的结果找不到实证,这是最大的困惑。

  邺城遗址位于临漳县西南部,分为邺北城和邺南城,内城面积约14平方公里。它是中国少见的没有叠压在大城市地下的大遗址,也是国家首批36处大遗址之一。

  现实情况是,邺南城外郭城区据推测约100平方公里。“要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捞一个几米宽的夯土墙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,谈何容易。”朱岩石说。

2012年1月16日,何利群在邺城遗址东郭区佛教造像埋藏坑遗迹进行现场发掘。 (邺城考古队供图)

  朱岩石表示,不能否认,邺城考古40年来取得了很大收获,但距离科学、全面、准确地解释邺城那个时代、解释邺城都城全貌还差得很远,考古工作者们掌握的信息仍然九牛一毛。

  “我们迄今才发掘了4万余平方米,只是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了一些推断的依据,捕捉到了一些有关邺城的宏观的、概括的信息。如何能够真正运用这些信息,更加丰满、生动、科学、全面地去阐释邺城那个时代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艺术、宗教等方面,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。”朱岩石说。

  谈及邺城考古的未来,徐光冀断言,“还要再做一百年”。(完)

【编辑:张燕玲】